怀孕与性梦(二)

怀孕与性梦(二)   人气 5136

  梦的开始是讲梦女又做了一个关于飞翔的梦,梦中的梦女有一种随心所欲,收放自如的感觉。应该
说,这是一种很好的感觉,也可以说是一种快感。根据弗洛伊德的释梦理论,所有的飞翔基本上都代表
性爱。按照这种解释,说明梦女在性爱或者情感方面能获得一些满足感。但是,我们也可以这样来看,
可能的原因是梦女有一些压抑,希望自己能够解脱,能够不受任何牵制地自由翱翔。到底具体是一种什
么样的感觉?我们必须继续往下看才能知道。
  第二个片段是“昭君出塞”—自己莫名其妙地变成了昭君(之前一天并没和王昭君有关的事有一丁点
儿接触),似乎是伤透了心,决定离开这纷争之地,那么便飞离吧—变得像红色的火烈鸟,自己一身红
色。只知道离开,但又飞向何处呢?不得而知。
  “昭君出塞”意味着什么呢?“昭君出塞”是政治联姻。也就是说,昭君自己不愿意,为了完成使命,
是被迫的,有一种悲壮的情感在里面。梦境后面又接着说明了这点似乎是伤透了心,决定离开这纷争之
地……只知道离开,但又飞向何处呢?不得而知。而且梦中把自己变成了红色的火烈鸟,象征的意味就
更加浓厚了—有点飞蛾扑火,凤凰涅槃的意味。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来这种飞翔也许带有性爱的愉悦成分,但更主要的是一种逃离,一种对纷争的
逃离。为什么要逃离?不得而知;要逃到哪里去?也不得而知。
  从这里我们还可以看出来一点梦女与男朋友之间微妙的关系—梦女对男朋友并没有完全投入,因为
她没有逃离的方向。这也从反面说明了梦女会对这种同性恋情结剪不断理还乱呢?因为在异性恋这边并
没有获得归属感。
  年轻人的情爱是迷惘而脆弱的,她需要关怀,需要承认,需要归属,而不管来自何方。所以,当同
性之恋来临时,一方面梦女会感觉到一些动心,因为那毕竟是一种爱的情感,毕竟是另外一个人对自己
的认可和爱恋—爱能让人强烈地感觉到自我的存在,而这正是青春期少男少女最在意,但却往往被父母
们忽视。
  所以,梦女有快乐的感觉,因此梦到飞翔。但是,同性之恋毕竟会对梦女的观念产生冲击,让她不知
所措。更重要的原因是,梦女与女同学之间的多次争吵,让梦女对这段情感关系有点心灰意冷了。
  但是,在梦女与女同学这段同性恋的关系中,女同学是处于强势地位的,而且每次的指责都是由女
同学发出来的。一方面,这让梦女觉得自己似乎真的背叛了她;另一方面,从性格上来说,梦女又觉得
无法摆脱她,有时候甚至有一种对她深深的依恋—因为那是一个强悍的女同学,有思想,有主见,敢作
敢为,而梦女内心深处是十分认同她的这种性格特点的。但由于成长环境不同,梦女却没有办法像这个
女同学那样随心所欲。因此,梦女把自己的情感寄托在她身上也不足为奇。也许从性格的角度来看,女
同学比男朋友更能让梦女认同,从而获得一种认同感和归属感。
  但是,毕竟现在梦女对这段感情关系已经有点厌倦,觉得变味了,也已经有了放弃的念头—其实本
来就可以说从来就没有开始,又何来放弃呢?但两人之间的情感联系已经发生,女同学的指责和纠缠对
梦女的心理影响是不可估量的,也是这个梦的渊源。因此,梦女决定逃离这种纷争,但又迷惘,不知道
应该往哪里去?
  展开翅膀欲腾空而去,却碰到了仇人,感受到对方的恨,想要逃却不知逃往哪里。似乎老是被追,
而且总是在飞翔的时候。那次的梦(指上一个类似的梦)幻化成几种飞翔之物,却终究逃不出,始终感
觉对方更胜一筹。
  这一段讲的是梦女想逃离女同学对自己由爱而生的恨,却怎么也逃不掉。无论自己幻化成什么,却
终究逃不出,始终感觉对方更胜一筹。表明了在这段关系中梦女的弱势地位,以及梦女的自我还没有完
全成长,无法面对这一问题,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是一种无法逃避的无奈心情。www.domengle.com
  既然躲不过便不再躲了吧,心生一计,变成了地上的小石子,如此多的石子,看她如何来找?
  这一段梦女把自己变成没有生命的小石子,表达了一种彻底的绝望。也就是说,我变成没有生命的
无机物了,你应该不会再来追我吧,我对你已经没有意义了—这是一种彻底决裂的态度。可惜的是,即
使如此,仍然无法摆脱,仍然被识破了。
  恍惚间,是被识破了吗?不再是小石子,而变成她腹中的胎儿。真是绝妙,心里想着“我成了你的
一部分,是否就化解了这场恨呢,你就不能再恨我了吧”
  她也很是惊异,想不到我会来这招,只好打道回府。家人都知道她怀上了孩子,似乎并不诧异,马
上就接受了,而且没有疑问。我在她腹中可以和她对话,似乎那种恨暂时消失了。
  这一段特别有意思,梦女逃无所逃,即使变成小石子仍然被识破,为了彻底解决问题,彻底改变被
纠缠的命运,在梦中梦女的解决方法是干脆“变成她腹中的胎儿”。梦女在梦中自己都觉得这是一着妙
招。
  一般而言,我们知道,变成胎儿是一种退缩行为,是梦女无法逃离之后的无奈之举,但也可以说是
梦女的积极行为。因为,如果一旦变成胎儿,双方就失去了对话的基础—我是胎儿我怕谁!
  这是梦女在变成无机物的石子仍然不奏效之后最后的救命稻草,看来这次是奏效了—“她也很是惊
异,想不到我会来这招,只好打道回府”。这表明了梦女在对待同性之恋这一纷争上新的策略—消极对
抗,不再争论—虽然梦女在腹中仍然可以和她对话,但后面我们将看到这是一种什么性质的对话。
  红纸金字写着她怀上的是观音,我和她并没惊讶之感。
  这一段观音的出现也是特别有意思的,也是整个梦境的点睛之笔。
  如果我问大家:观音是男还是女?我相信没有几个人可以回答清楚。说句实话,我也不知道观音是
男是女。样子看上去是女的,但听说是男的。还有一种说法是菩萨就是菩萨,无所谓男女,菩萨是没有
性别的,或者说是中性的。我们还可以这样说,菩萨是佛法无边的,想是男就是男,想是女就是女。
  所以我们也不要在这里讨论观音的性别了。但正是这种对观音性别的不确定性,也就是观音中性化
的特征,在我们的梦境中很好地点题了—异性之恋还是同性之恋?观音既非男也非女,这在梦境中不正
暗示着这一段同性之恋的纠缠吗?
  当然,观音在梦中的出现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当我们称呼观音时,往往喜欢在前面加这样的前缀—
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这在梦境中也同样表达了梦女当时的心境—总算解决问题了,真是大
慈大悲救苦救难啊。这表明了一种尘埃落定之后的感叹。
  后续的梦不知道是不是由于自己饿了,都是围绕着吃展开的,她父亲说要给她拿炖的鸡汤来喝,我
却想吃另一种食物(梦里异常清楚,现在却不记得了),她说你自己给他说,于是我试图通过她的嘴发
出我的声音—但是徒劳
  这一段梦境想要说明的是梦女与女同学之间的同床异梦以及生活在两个世界的不同心境,而且连对
话的基础都已经不存在了。所以,虽然从表面上来看她们之间仍然可以对话,但那也仅仅是说话,而不
是沟通。也就是说,从此以后,梦女与女同学之间将仅仅只有对话,而不会再有沟通了—她们之间已经
没有共同语言了。
  至于梦境中女同学的父亲要给她拿炖的鸡汤来喝,但梦女却想吃另外一种食物,梦女在梦中记得很
清楚是什么食物,但现在却不记得了。我的猜测是,梦女在梦中想吃的一定是鸭子之类的食物,比如说
炖的水鸭汤之类。
  因为根据梦境的发展,到了这个阶段,梦女已经决定不再与女同学沟通了。因此,即使她们之间有
对话,那也只能是—鸡同鸭讲了……
  所以,各位,我们看到这么一个怀孕的梦,表达了非常丰富的内心情感—关乎性取向以及情感的沟
通。

上文摘自成实宗的《探梦手记2》

我来回复 斑竹   时间: 2013/4/23


自助解梦:按分类查找梦